国足卡塔尔世预赛征程画上句号

按照防疫规定,中国男足代表团成员在海口接受为期“14+7”天的医学隔离观察后,于4月24日解除隔离。随后他们将从今天下午开始陆续离开位于海口市的驻地酒店,返回各自属地。

中国足协工作组大部分成员于24日中午集体观摩U23国足与长春亚泰队热身赛后,于25日集体返京。全队此次解散标志着中国男足卡塔尔世预赛征程正式终结。

4月24日,U23国足与长春亚泰队在海口进行了一场热身赛。由于比赛日当天恰逢国足、U23国足代表团结束为期“14+7”天的隔离,代表团内的中国足协工作组成员集体赴体育场观赛,这是他们本阶段封闭期,亦是代表团本届世预赛征程最后一次集体工作活动。此前一天,工作组成员冒雨在观澜湖基地进行解除隔离前的最后一场友谊赛。

据了解,从24日下午开始,中国队部分球员陆续离开驻地酒店,返回各自属地。由于国内各地执行的防疫规定细则有别,因此有些队内成员暂时无法返回属地,将延迟返回。俱乐部或家庭属地在上海市的球员或是准备经北京回沪,将暂时留在海南等待俱乐部通知。包括协会主要领导在内的中国足协工作组大部分成员于25日集体返京。

由于截至4月24日上午,中国足协、中足联尚未明确新赛季各级职业联赛的开赛时间表及具体竞赛计划,因此国脚们并不会立即随俱乐部队投入新赛季联赛的备战中,而会与家人难得相聚一番。

在这一届国足结束卡塔尔世预赛征战使命后,球队如何开展新一周期工作呢?截至目前,这个问题的答案尚不明确。在此之前,有关现任主帅李霄鹏是否留任的问题曾引发各界关注。由于李霄鹏团队的聘用是在球队变更管理模式的背景下落实的,因此其去留的决定权实际掌握在球队管理方,就是由体育管理部门牵头的“国足备战领导工作小组”手上。

按照惯例,国足每逢一项大赛征战任务结束后,教练团队都会向球队管理方汇报带队工作情况,李霄鹏团队也需要按这样的工作程序做汇报。事实上,李霄鹏本人近期一直在等待有关方面向他发来“工作汇报”通知。

由于中国足协已经确认指派U23国足参加东亚杯及杭州亚运会男足赛,因此国足在结束卡塔尔世预赛征程后,本年度内已无其他大赛备战重任。

国际足联、亚足联赛历显示,2022年度第三段男足国家队国际比赛日周期安排在今年5月30日至6月14日。不过,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中国足协短期内不可能邀请国外球队来华比赛,国足也不可能赴境外参加国际热身赛。在此之前,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经与相关各方沟通后,已经初步决定,不会在这段国际比赛日周期内安排国足集训,从而将这段时间预留给新赛季职业联赛。本年度第四段男足国家队国际比赛日周期则安排于9月19日至27日。由此可见,国足管理方完全有时间慎重处理包括主帅去留等一系列事关国家队新周期建设工作的重大问题。

4月24日中午,由塞尔维亚籍教头扬科维奇率领的1999年龄段U23国足在海口五源河体育场与同在海口备战中超联赛的长春亚泰队进行热身赛。结果凭借戴伟浚、孙沁涵在上、下半场各打入的一粒进球,U23国足以2比0取胜对手。

戴伟浚、朱辰杰、张琳芃、吴曦、张玉宁等国家队球员作为“内援”相继在本场比赛中登场,其中戴伟浚、朱辰杰首发登场,朱辰杰打满90分钟,其余几名国脚平均登场时间约30分钟。这是扬科维奇挂帅后,3位“超龄”球员首次代表这支U23国足参赛。从场面情况看,3名超龄国脚无论在技术能力,还是传接球意识方面都明显优于师弟们。扬科维奇也对本场比赛新老球员的磨合效果及全队表现给予了肯定。

由于中国足协确认指派U23国足参加即将于7月在日本举办的新一届东亚杯男足比赛,因此U23国足在主教练扬科维奇的强烈要求之下,于24日中午与同在海口备战中超联赛的亚泰队进行了本期集训的最后一场热身赛。

在海口封闭集训期间,U23国足由国家队“借”来累计5名国脚,其中还包括吴曦、张琳芃、张玉宁3名超龄球员。如此操作的原因是为帮助U23国足提升在亚运会男足比赛中的竞争实力。正是因为“新援”到位,扬科维奇希望通过24日的热身来检验几名超龄球员的状态,并推动新老球员间的磨合。

或许是考虑到3名超龄球员到队时间较晚,扬科维奇并没有安排他们进入首发阵容。不过朱辰杰、戴伟浚两位适龄国脚都以首发身份登场,其中戴伟浚在第23分钟为球队首开纪录。孙沁涵则于下半时中段打入U23国足第二球。3名超龄球员基本都在比赛最后30分钟出场。

从前方反映的情况看,3名超龄球员在综合能力方面明显优于师弟们。能够以一场胜利结束本期集训,U23国足上下的心情还不错。当然,扬科维奇看重的并不是一场无关痛痒的热身比赛结果,而是全队球员对比赛及胜利始终保持渴望的态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卡塔尔航空暂时取消往返中国内地的航班服务
Next post 2022卡塔尔世界杯赛程表北京时间 具体比赛时间对阵图表名单